您的当前位置: -> 家庭婚姻 -> 情感驿站

落花与逝川

时间:2011-01-12 14:40:03   来源:    编辑:   浏览量:33

导读: 打开“牧心11”的《花自飘零水自流》,看那制作精美的落花图,与那轻缓入心的音乐,整个人真的被震憾了。就是这个“自”字,继续不停论理了“落花”与“流水”之间,并不存在着一种必然的接合,同时。当即就有了要与这图与音乐配字的欲望。应当说数百年来,只要是弄..


打开“牧心11”的《花自飘零水自流》,看那制作精美的落花图,与那轻缓入心的音乐,整个人真的被震憾了。就是这个“自”字,继续不停论理了“落花”与“流水”之间,并不存在着一种必然的接合,同时。当即就有了要与这图与音乐配字的欲望。应当说数百年来,只要是弄文弄墨的,没有人会不欣赏,她那绝冠的才华,只要是认字读书的,没有人会不喜欢,她那绝美的忧伤。因为,它知晓,恣意奔流是它的本性,而落花却更喜欢留连。这真的有点让人不懂,这心归大海的执着与专一,为什么倒会受人指责呢?难道流水一定要恋着落花,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君不见,落花没遇到流水,它被称之为坠落。 

戏说了落花与流水,再随着清悠的旋律,让灵魂飘进那个书香自然的庭院,在那院中的青石小道上,正值豆蔻的易安,正踩着碎步,拈着汗巾,顾盼生姿,眉间自有一种独韵的风采。而只有落入流水,那落花才可以恣意地飘零。只见双浆轻摇,沉醉不知归路的女子,向荷塘的更深处,悠然荡溯。也说明了,正巧是因为“落花”与“流水”自顾自的形态,才深深地触动了她的悠悠情思。

 伫立于绿肥红瘦的荷塘,一位婉约清丽的女子泛舟湖上,虽是残花败藕,但浆声泠泠,却“惊起一滩鸥鹭”,双颊微红的她,立于舟头吟唱着“兴进晚回舟”的诗句。

而流水遇到了落花,却并不那么轻松,或许还有一点儿胡涂。千古以来,谁见过花儿,会有亘古不变的璀璨?四季的轮回,总是这样悄无声息瞬间别去。

一湾清水送风流,对于落花来说,其实真的不要紧不值。更见那“花自飘零水自流”,怎能不让人黯然神伤?“才下眉头,却在心上”的相思之苦,不是局半中腰人,有谁真正能体会?多少次独坐江楼,等来的却只是那句“红颜易老”的千古箴言。当它独自潇洒地越下悬崖时,落花也许还偎在崖上的岩石旁。

在烟波浩渺的江边,她伫立在望江楼上,日日愁眸,时时遥望。而人们指责流水无情,是说当它看到纷纷落下的花儿,也不停下它的脚步,陪陪那忧伤的落花。夫在千里远,多少情,欲说还休。就是阆苑仙葩,也会徘徊在香消玉陨的边缘。她猛抬眼,视有一陌人立于院中,于是,未语脸先红,急急回转绣楼,写下了“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在那飘飘然地落下的花瓣里,映照着女词人,清丽瘦削的背影。

“花自飘零水自流”是出自千古女词人——李清照《一剪梅》的曲调名称中。


于是,不管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还是“流水有情,落花无意”它们都将是一种错,一种劫,一种孽。在那延长下去很长的旋律中,用心细密聆取着她那渐行渐远的跫音,重温千古词海中,积淀出的这颗绚丽的瑰宝,以怀念那远逝了的,却能万载不灭的曼妙红颜。

女词人在“落花”与“流水”之间,用了两个“自”字,确实是独具匠心的。而流水却不管遇没遇到落花,它都恣意地奔向自己的行程。它万不得已停下脚步等落花,于是,流水遇到落花,是一种注定的忧伤,是一种注定的劫孽。岁月的流沙,总是这样从指尖中缓缓逝去。其实,不管那朝那代的写诗作家墨客,谁能说的清,那落花之有意,到底是对枝曾经相拥的?恋,还是对离枝后独自飘零的向往。落花与流水相遇,就注定了是一场彼此折磨。无论它们如何挣扎,它虽可以演绎一段人的总称社会形态的佳话,却终了还是落成天堂里的一个笑柄。在花容消逝之时,能有一湾清水相送,还其“本是洁来还洁去”,难道不是上天的造化?


于是,自道就有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一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