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东莞女人 -> 穿衣打扮

日头下的瀚海

时间:2010-07-09 23:40:51   来源:    编辑:   浏览量:83

导读: 感受过被太阳蒸得热气腾腾的沙丘,看过黄沙在烈日下的鲜亮,感觉快要被烤得外焦里嫩时,我们转而面向沙湖里那些翡绿明丽的芦苇。一进入影视城,大西北农村的纯真经修饰保存生命就扑面而来,那种荒凉自有荒凉的思想格调。我们去腾格里的那天正下着雨——是的,你没看..
感受过被太阳蒸得热气腾腾的沙丘,看过黄沙在烈日下的鲜亮,感觉快要被烤得外焦里嫩时,我们转而面向沙湖里那些翡绿明丽的芦苇。一进入影视城,大西北农村的纯真经修饰保存生命就扑面而来,那种荒凉自有荒凉的思想格调。

我们去腾格里的那天正下着雨——是的,你没看错,沙漠里正下着雨!灰蒙蒙的天,如丝如线的雨,沙子却一如既往地褐黄,只是已经湿了一层。它们给我的感觉干净,整齐,硬朗。

张贤亮说:“这里卖的就是荒凉!”

很多年后,张贤亮用他的写作所得,如愿以偿地建起了这座影视城。

7詜聕的芦苇在太阳光下闪着清新的亮光,鸟儿们在草坪深处传来声声叫唤,偶然飞过蓝天,贴近湖面,与水天嬉戏。


黄河滋养了这片土地——这是我看了好几处黄河所没有的印象。那一刻,所有的女人都放下了平日在各种角色中掩饰的自己,尽情地释放出最原本的那个自我。这是一个在人狠狠地摔了一跤狼狈承难以承受的情况下仍被它的美深深打动的地方。

我们终于开着越野吉普车来到了沙漠“深处”。
。于是这个地方少了商业味,有的是文人的理想和超越事情的真实情况的美。带我们来的司机说,太阳高照时那光和影的对比更加强烈。此时已经是气喘嘘嘘,热汗微渗,心里却在狂呼:“痛快!”


啊——

司机纵容我们玩滑沙。

他不看重赢利,不一定收来取外景的剧组的钱,只要求搭起来的影棚留下不拆。


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了方向盘,回看天边,朦朦细雨,漫漫黄沙,怅怅心绪,我告诉自己:我一定会看到太阳下的沙漠!

回程时俺终于坐上了越野车的司机位,有点着急忧虑,更多的是希望。这里比较早照像的是谢晋的《牧马人》和老谋子的《红高梁》,后来,有无数的电影、电视剧到这里来取外景,只要是涉及到荒漠的,几乎都会到这里来。原以为沙漠不就是那个样子嘛,可是下了车,爬上那个最高的沙丘,我一下子惊呼乱跳起来,沙漠展出在我面前的,是一片连绵不断的沙丘,看不到头,望不到边,漫漫黄沙一直延伸到天边……令我感动的是,沙丘上星星点点地生长着一丛丛灌木,正展示着坚韧无畏的生命力!仔细看那些沙丘,光影明暗变幻莫测。

他骂了一句粗口,心里却暗想:以后,我一定要在这个地方建点什么,让世人都来感受它的美,体会它的震撼力!

文革一段时间,张贤亮被下放到宁夏的大漠里再改造。

那极速的飞驰让你不得不以大喊大叫来开释心里的剧烈感受,这会儿体验到司机所说的,几秒钟就滑下去的抽离。

是的,她不再是平日那个上起课来严肃认真,训起学生来毫不留情的优秀教师了,她只是她自己,一个放下了所有角色与身份的冶艳女子。这种飞驰却会使人上瘾!俺在玩到第五次时,终于爬不动那个陷人腿脚的沙丘而停止了飞驰。印象最深的还是白杨树,就是那种树干笔直向上,叶子片片向上,绝不旁逸斜出的力争上游的树。我们熟悉的《东邪西毒》、《大话西游》、《老人与狗》,还有最近的《刺陵》……我数不出那串长长的名单。

沙漠就这样恣意而快乐起来。

哈哈,镇北堡的集市热闹非凡,算命的、烤羊肉串的、卖糕点的、面食小铺、打铁的、晒玉米的、开客栈的……我们就那样一路地玩过去,相机记录下我们一次次的“角色转换”,过了一把演戏瘾,仿佛好象自己就是故事,就是著名人物……

一进“文革村”,斗地主、大字报、忠字舞、广播、二十八寸的单车……所有的东西唤起了我们的集体回忆,于是我们乐陶陶地“参予”其中,自编自导自演地玩得不亦乐乎,定点导游早不知被甩到何处了。只管自己步行下去,感受衮衮细沙把自己的脚深埋进去的温柔细腻,感受在广阔没有边际的天地间释放自己的自由……终于和沙们熟悉起来了,我坐上了滑板。

后来,单反的主人看着相片儿儿吃惊地说:“怎么连XX也放开了!”

一个眼神是一种冶艳,一个抬手是一种风姿,一个扭腰是一种风情,一个转身是一种妖娆,一条纱巾更有无限的想象,一种组合更是有无尽的可能……我看着她们精彩的表演,心里承受不住感叹:社会形态形态、家庭给女人的限制实在是非常多太多,或坚强,或温柔,或娴雅,或能干……也许她本性并不如此,她只是一个天实在小女孩,无忧无虑,自娱自乐。

我扛着别人的单反机在玩,女人们说:“我们到水边芦苇那里去照相吧。

——龙门客栈!

木栅栏,木房顶,在茫茫的沙漠里显得扁平而伶俜。定点导游还在解说着什么片子在哪个地方怎么拍,哪个著名人物又在哪个角落演过什么角色,而人群早已散落到满眼寻景觅点乐津津地照相去了。

影视城叫镇北堡,布局简单,分南、北两个大堡。

 

已经不需要另外的人解说了。有一个黄昏,他背着一筐萝卜准备去集市里换烟抽。还好有一条条的沙辙,俺就沿着前一辆车走过的路前进。小时刻就向往三毛在沙漠里的自由与精彩,那一片看似无聊的细含沙很多的土,在三毛笔下是这样惊心动魄和纯真经修饰温暖。

 

(三)
拍了两个小时的照片儿儿,我很累,然而很满足。

一望无际的河套广大平坦的土地,有荒漠,但更多的是绿树青草,还有鲜艳的须根花,几乎每一棵都从新到顶地开满了花朵,红的、白的、粉的,灿烂得教人不忍放弃。


我不得不说,女人的恣意与张扬,还有柔媚与风情,其实是给自己看的。

沙湖,天晴,艳阳高照!

 

(二)
这愿望两天后就实现了。当他在岸边坐定,一抬头,与大漠的夜空撞了个满怀:那样澄澈的天幕,那样如宝石般的星群,那样神秘广阔的荒原——真他妈的美!

西北大漠里,有一个奇特的影视城。

沙漠,一直是我的梦想。原来那些不清洁的水也有这样非常大的作用,是它让银川变得悦目,在粗犷的北风中保存了一缕温柔。上坡加油,下坡——带路的司机说无庸刹车,快到坡底时还要烘油……我慢慢找到感觉了,可惜,车也到站了。男子们万不得已想象,这一群女人在两个芦苇丛中,顶着平日她们视为猛兽的烈日,变换着各种姿态,花了近两个小时去照无数张相片儿儿。路上一不小心掉进结着薄冰的河里,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岸,拣回一条命,丢了一筐萝卜也就是丢了想要抽的烟。他还说,风越大,沙丘越大……原来沙漠的神情态度丰富着呢!

往后每看到一幢建筑,不管它用什么建造,我总摆脱不了“龙门客栈”的印象。

我在镜头里看着每个女人不同的风情,一遍满眼喊着:“下一个、下一个!”真是一种新奇灵巧高明而温暖的乐趣。”后来我才知晓,这绝对是一个恣意的快乐阴谋。沙丘软和,高低不公,深浅不知,前方路况难料。

你不行忽略女人的自我意识,也不得不敬重佩服女人对细节的狂热,哪怕是最硬朗的女人,在适合的环境里,都能对着镜头妖娆地搔首弄姿一番。我一边看黄河水缓缓地流淌,一边感慨八百多年前西夏王朝的兴衰,一边感受着回民的虔诚,一边叹服着贺兰山上神奇而坚强的岩画,一边仔细体验领会着宁夏人平静安闲的保存生命……历史就是这样不着痕迹地把一切故事都掩埋进时间的长河里,活在当下才是真实的。沙漠就这样神秘而着急忧虑起来。

前面出现了一幢建筑!

往沙漠深处的路,有一段长着零星的沙漠植物,我虚心地辩认那些第一次见面的植物们:开着圆球般花朵的沙蒿、细叶的骆驼棘、似乎没皮的沙漠三春柳、最好的治沙植物沙枣……沙漠就这样在眼前丰富而灵动起来。看着那个大于70度的大陡坡,我心里发毛。拔开那层湿湿的“皮”,下面的沙子竟如水般细滑。

这里的精彩不是沙丘,而是那个蓝天下碧翠的湖。

相关文章